Hermes

一个傻逼。

                            咏夏
  上帝制造人类和其他普通而又美妙的作物,让他们在春天开花,秋天成熟,冬天枯萎。让他们在夏日灼灼发光,光地发绿,绿地泛油,一汪汪油就这样被舀起,兜头泼在我的脸上,拙政园的各种景物和眼睛之间隔着一层油幕,油汪汪的人们你挤着我我挤着你,高举遮阳伞和自拍杆,发出的嗡嗡之声不绝于耳。油人们在炎热的夏日前来膜拜数世纪以前达官显贵们避暑的亭台楼阁,汗水从额头迸发,流下鬓角和耳际,在眼睛上方转个弯溜进衣服缝隙,在背后汇入一片汪洋大海。我的汗生一片无悔,他们想,随即便在烈日下火化成灰,轻飘飘撒入空气中,又被吸入到制造他们的身体里。
  我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裙子,朱砂痣和白月光如果能被编织,就该是我裙摆的模样。我走过涵青亭,秫香馆,芙蓉榭,最终停在莲池旁望着同伴,他们白色的嘴巴张开又闭上。他们说,回来吧,回来吧,荷叶正好展开,莲花正好绽放,前来膜拜的香客络绎不绝,莲池里的生灵灼灼发光,回来吧,回来吧,别再扛着痛苦穿行世间,善恶轮回已经写好,迷途漫漫,终有一归。
  我闭上眼,轻巧地滑进池子里,这苦夏的艳阳柔和地撒在我身上,油幕被池水隔离蒸发,双脚融合,裙摆角质化,那些颜色火焰一般环绕在我的腰间额顶。我是这么开心啊,我白色的嘴巴张开又闭上,宇宙万物全都化为池水,倾倒在我的心中。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了你的存在,我对趴在白色床前的小小身影说,一个新的生灵在我的腹中被孕育了,于是我在一个烈日炎炎的无风午后,走上陆地,强忍把双脚重新分开的痛苦,把你带到了世间。至此我的使命已经完结了,我能听到同伴们在呼唤我,迷途漫漫,终有一归,迷途漫漫,终有一归。
  第二天,当一具躯体被白布包裹起来的时候,在这个孩子心中,少了一个被病痛折磨的母亲,多了一条幸福的锦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