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es

一个傻逼。

那些让我感到舒服的

要不要?他说,一边丢过来什么卡片状的东西。即便是这样大小的东西她也没能接住,反而条件反射似地畏缩了一下,卡片划过空气掉落在她脚边。

哦是这个!她颇有些兴奋地指着卡片上闪亮的图案,“战争女神的冰雪节皮肤!自从盒子没有试用皮肤之后我就没试过这个了,谢谢你!你不用吗?”

我不玩游戏,他说。不算是很轻描淡写的,但就是一瞬间否认了,就这样一句话,仿佛把许多应该拥有的,标签化的记忆和特质都否认了。只有黑白两色的按键手机上的豆豆龙,喧闹嘈杂的游戏厅里的街霸,配置高端的手提电脑上画面精良的单机游戏。被否定的游戏们手拉着手“啵”地一声在空气中无影无踪,因为消失的太干脆,所以反而好像毫无怨言似的。

我不喜欢游戏,仿佛是解释似的,他又说道。

不玩游戏,就不会知道和涉足某个领域,没有得到就不会失去,人生中不能失去的东西太多,游戏对他来说并不是其中之一。

只是在充满着油炸物香气和刻意营造出来的温暖黄光的店铺内排队时,他看到那些广告。

不喜欢游戏,但是喜欢可爱的东西。他想


然后注视着她把卡片放进钱包夹层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