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es

一个傻逼。

暗恋期限

我想起你,我想起那段情感和欲望都绝望又纯粹的时光,我想起那个手掌大小的日记本,那个日记本上的你和我的名字,是在哪个挑灯夜战的晚上写下的,写下时的心情之类的事早已随着考试的结束而模糊了,唯一记得的是名字们各自占据着本子的两角,然而却根本不相配,“像两个小孩即便被遗弃也不愿手牵手”,大概就是这样了?大概就是这样了。高中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你,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别说火车站上离别时的告白,想象中死在你面前时得到的吻,甚至可能连渐行渐远渐无书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我想吻你,也想哭,现在又想笑了。所谓暗恋的dead line不过如此,就这样我想起你,其实是想起了那个绝望地写下我们名字的自己。


评论

热度(2)